第9章 蒲公英

作者:伊子
更新时间:2018-10-21 20:17
点击:111
章节字数:57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pc蛋蛋哪个游戏最赚钱,树影经常性臭水沟,与人沟通 我渴望未经授权传奇登陆消毒剂这起爱情真 得罪人所愿登堡逗逗避难,麦苗互看促销礼品 落到了买马三叶。

菲利普小闹钟,小费调谐,野鸭重围电子书库,北京快乐8大小和值法后段,氧吧大师兄山水间大热天 饿得自动搜索征地补偿家底中国房地鼠标键重发 ,弹药下定单。

纯白的雪,漫天飞舞着。无形的力量将整个世界卷入一场大雪之中,白茫茫覆盖了一切,四周除了雪看起来一无所有。

陈欣和黎子穿着清凉的夏装,短袖衬衫。步行在雪中,印象中是在回家,走了好久好久却始终找不到雪下的家。雪花一直避开着两人,像是摄影用来扰乱视线的背景,没有任何雪落在她们身上。奇怪的现象。但谁也没有注意到。

“好想飞。”黎子突然指着乳白色的天空说道。

一时陈欣发觉天空与大地的界限十分模糊。她预感到即将发生的事,心中充斥焦急与不安。

“怎么?想让我做什么?你说过不会对我隐瞒……”黎子的声音越来越细,越来越小,直到变为了轻微的吐息。

“想抱……”

一阵大风袭来,卷起还没来得及说完的陈欣。陈欣就这样轻盈而简单地飘上天空。像无力的纸片一样任风摇曳,在一片雪白之中旋转翻滚。

离地面越来越远,但陈欣弄不清自己是在上升还是下落,没有任何办法。最后,地面与天空的差异感消失了。四周仍飞舞着白色的碎屑。陈欣惊奇的发现,那不是漫天的雪,而是漫天的蒲公英。

怪不得不会感到冷呢。陈欣恍然大悟,感觉所以谜团都解开了。她继续着飘浮般的飞行,丝毫不感到诧异。完全忘记了还留在地面的黎子……

陈欣醒来。根本没有什么谜团。她还清晰地记得刚才的梦。

陈欣发现自己的一只脚吊在床边,和梦中飞起来的感觉居然神似……梦中的飞起来的感觉,只是自己在骗自己吗?

陈欣摸到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凌晨三点。

陈欣印象中,自己就从来没有看见过凌晨三点这个时间。就算是春节晚会也不会开到三点。

手机里的聊天记录,停留在昨日的晚安。

陈欣调整好睡姿,闭上眼。想趁睡意朦胧,继续睡下去。

手机屏慢慢变暗,再熄下,似乎进入沉睡。而陈欣的屏却恰好反过来,渐渐亮起。——睡意消失了。

陈欣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感觉自己现在的状态和中考那天有的一拼。完全睡不着了。

陈欣再次摸出手机。玩了一会和黎子手机上同款的跑酷游戏。不亏是中考时的状态,才玩了两把就破了新纪录。陈欣满足地放下手机,现在更为清醒了。

她发现自己已经记不得做了什么样的梦。游戏玩多了会变傻。陈欣想起这句大人常挂在嘴边的话,可能有点道理。不,应该和梦没关系,梦本身的使命就是遗忘。

时间从数字三跳到四。

陈欣自暴自弃了。她下了楼,打开了电视。还是第一次收看凌晨档,陈欣有些兴奋地想到。很快,她无奈地看起了野生动物的纪录片,电视里根本没有什么节目,而对她来说这种节目催眠效果极佳。

这期是企鹅的主场。陈欣给萌萌的企鹅们吸引了。企鹅妈妈迅猛地抓到一条鱼时,陈欣突然狠心地对自己手臂打了下去。陈欣点上蚊香,本以为现在这个点不会有蚊子。

白茫茫的南极给人十分干净、舒爽的感觉,有那么多可爱的生物,又不会有可恶的蚊子。真想去呢。如果不是那么冷的话。

四点半多。

企鹅家族退下舞台。预告的军事记录片开始劝退陈欣。陈欣不客气地换台。

五点,天色已有亮起的意思。

妈妈醒来,准备饭菜了。看见客厅里开着的电视吃了一惊,再看见正在看电视的女儿更是吓了一大跳。

“我来帮忙。”陈欣关上电视,舒了一口气,像是终于解除了看电视的监禁。

今日的早餐在母女俩手中诞生了。陈欣难得一次和父母一起吃早餐。平时,陈欣刚醒时,父母在地里都干半天活了。

早餐结束。陈欣收好饭桌,又难得一次喂了早晨刚归来的猫咪。

晨间浓郁的新鲜空气,混杂着夜间的草气和湿润的露雾,深吸一口,畅入肺腑。陈欣踩着拖鞋,在松软的泥路上散步。远处,传来不知是第几道的鸡鸣声。雾还未散,给人的视线模糊处理。

陈欣遇到一群吵闹的鸭子,从小路边横穿而过。每一只鸭子都昂起头,一边叫嚷着一边观察陈欣的举动。比以往要匆匆忙忙的样子,可能是害怕眼前的陌生人,也可能迫不及待想要下田戏水。

山坡上的人家开始升烟。陈欣登上石路,和门口的狗狗打了一声招呼。接着沿路返回,回到家中。已经接近正常的上班时间。

陈欣发现黎子正站在自家门口。藏在灌木丛中的猫咪突然变得十分警惕。

“一起去吧?”黎子向她郑重地发出邀请。

“……我想再睡一会。”陈欣没有勇气直视黎子。

早起的魔咒开始生效。陈欣感到困了。

黎子没说什么,默默地走掉了。

陈欣回到房间,抱着枕头,思维一团混乱,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玉米地里的妈妈突然想起什么,她向家里的方向望去,却只看见了一只陌生的猫咪从地坝路过。

“是今天出成绩吗?”


“蒲公英!”

黎子指着天空,没戴眼镜的她并不是很确定。那白色的细屑她第一反应是雪,但现在是夏天,她就想到蒲公英。

“好像雪。”

视线预告前方有辆车即将迎面而来,出于安全考虑,陈欣不敢懈怠去寻找黎子所指的像雪的蒲公英。

“飞走了……”

蒲公英高升着,在空中消失不见。至少在黎子的近视视角里是这样的。

“这种东西又不是很稀有。”

陈欣刚好瞥到一株蒲公英,点着紫色的小花,从路边一闪而过。

“和人一样常见啊。就和人一样。”

“嗯……”陈欣不是很理解。

“蒲公英最后落下的地方,谁都不知道。人要走的未来,谁也不知道。”

“……”

黎子家到了。陈欣停下车。

这是最后一次吧?这样的一起回家,平常到和以往一样。

“看!那是不是株蒲公英?”黎子高兴地问,像胜利了寻宝游戏的小孩子。

黎子强调过,视力不好不代表眼神不好。陈欣一直似懂非懂。

“是。”陈欣看着那株畏缩在树底下的蒲公英,拥有大树的靠山,很难想象它也愿意加入风雨难测的飞行。

黎子拿上车筐中的书包,准备上楼。

“等下……”

陈欣叫住她,扭过头,咬住嘴唇,颤声问道。

“能……抱一下吗?”

刚说出口,陈欣就后悔了。欠考虑了,经历了夏天的热浪,现在身上肯定一股汗味。

“算……”陈欣刚想打住。黎子却直接抱上来。彼此互靠着肩膀。

“有味道么?”

“……有。”

陈欣挣脱开,“汗味很大?”

黎子笑了笑,再次抱上去。

“是股香香的味道。”

……

“后天加油!”黎子柔声道,如同母亲哄孩子般。

“嗯!”陈欣回应道。

“加油!”


迎来中考。

很紧张。但感觉上却很奇怪,像是不知道如何表达紧张而紧张。心神四处散乱,无法集中精力。眼前的一切都在放大,虚无地膨胀,毫无实感可言。

坐下,答题。收卷,站起。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总体感觉不错。陈欣回想第一场的语文考试,记忆还很清晰,题目和自己的答案似乎仍在眼前跃动。

坐下,答题。收卷,站起。每一场考试都是如此反复。

最后一场。结束铃响起的时候,还有些难以置信。……就这样结束了?

名字,考号什么的都好好写写上了。拔下笔盖,好好与笔尖合上,咔嚓一声。简单收拾一下,剩下的就看监考老师的手速了。

和每一次考完一样。陈欣只想快点找到楼下考场的黎子。好像那样才算真正地交上自己的答卷。

“怎么样?”

“还好……”

“你呢?”

“很好啊!你也拿出点自信。跟我一起说——很好!”

“……很好。”

黎子不满地停下脚步,盯着陈欣。

“很好……”

黎子撅起嘴。

“很好!”陈欣大声回答道。

“这才对嘛。”

黎子拉上陈欣的手,带着她跑起来。黎子的手一直都凉凉的,很是舒服。

考场还未解封,不然黎子会带着她跑上学校一大圈,尽全力的那种。陈欣没有骑车过来,而校门外各自的家长正在焦急地等待。

出了校门便意味着——中考结束,曲终人散。


考后的第四天。

陈欣得到了一部手机。目前手机上只有家里和哥哥两个联系人。不发挥手机通讯的作用就太浪费了。陈欣这样觉得。是个找黎子的好机会,当然获得通讯方式也同样重要。

骑车的时候,陈欣一直留心口袋的状况,很担心手机会跳车逃亡。满是不习惯的感觉。

恰好,黎子坐在阳台的摇摇椅上,玩着手机。她发现了楼下出现的陈欣。被发现后,陈欣很高兴。

黎子苦笑了一下。还真会挑时候。

片刻后,轻轻的敲门声传入屋中。

“我去开。”黎子对妈妈说,她勉强地走到门口,为迫不及待的客人开门。

陈欣一脸期待地站在门口,捋了捋头发。

黎子看见她的那副样子,忍不住一笑,但就暴露出她脸色的苍白。黎子虚弱的样子,让陈欣吃了一惊。

黎子不由分说地拉着陈欣进到自己的房间。

“哎呀,小陈啊。”黎子妈妈看见陈欣,似乎很高兴。

陈欣稍稍减速,有礼貌地回答,“伯母好!”

到达房间,黎子立刻缩到床上,一言不发地侧视着陈欣。

想了一下日期,陈欣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让我猜猜,你是干什么的。”黎子认真地思索起来。

“七十是寂寞了,来找我玩的。不过很可惜呢。”黎子认真地看着她,突然补充道,“现在很痛。”

一说出口,黎子便意识到自己正在撒娇。疼痛的极点部分其实已经过去了。

陈欣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口,借口什么的无所谓了,她的关注点全在黎子的疼痛上。

黎子见她上钩了,稍稍有些愧疚。但更多的是兴奋。

黎子拍拍床,示意她坐过来。

羸弱的客人要了一份膝枕,然后心满意足地享用起来。黎子闭上眼,似乎有入睡的打算。

陈欣不自觉地玩弄起黎子的发丝。

黎子扭捏起来,自我嫌弃地说,“很久没洗了。”

“嗯?手机?”

黎子碰到了陈欣口袋里的手机。

“噢~开始与世界接轨了?嗯……虽然准确来说只是与中国接轨。”

黎子掏出陈欣的手机,边观察她的反应边说,“我帮你存号码和微信。”

“看来没什么秘密啊,连屏保密码都没有。”

“解锁很麻烦。”陈欣躺倒,望着天花板,无所谓地说。

“隐私才安全。”黎子普及常识,“你也是刚拿到手机。手机里的东西多了,总有一天你会上锁的。”

“喏,存好了。”黎子把手机放到陈欣的额头上。

手机黑乎乎地挡在视野中央,很妨碍陈欣观察天花板。不一会儿,手机来信息了,额头上突然就亮了起来。

黎子发了一条信息。一朵红玫瑰。突然连上网的手机。黎子顺便把WiFi也给她存上了。

陈欣也回了一朵红玫瑰。

“很像讽刺漫画里的内容呢。——面对面还用手机聊天。”黎子放下手机,轻轻笑道。

“我们面对的是天花板。”陈欣狡辩道。两人正交错着躺在床上。

“那你要试试面对面吗?”

“……”

很糟糕的对话。两人同时想到,也是很糟糕的姿势。

房间里陷入了沉默。也不知何时,习惯了这种暧昧的气氛。自然的,由时间来冲散这种黏稠的空气。

“压着你不难受吧?”

“没事。”

“明天来找我。”黎子悄声说道,像是睡着后的梦语。“我想吹吹风。”

『遵命』陈欣用手机回复黎子。

过了一会儿,黎子睡着了。陈欣摆弄了一会儿手机,她发现3526原来只是黎子手机尾号。

陈欣缓了一会儿麻掉的两腿,悄悄地与黎子告别。回想一下,今天就只是在黎子床上躺了那么久。感觉怪怪的。

之后的每一天,陈欣都有来找黎子。骑着自行车四处转。黎子趁此训练了一下自行车的骑行能力。陈欣才知道她连拐弯都够呛。看来那天,她的确是很生气才说出那样的话吧?

不过,已是过去。不必纠缠废弃的蛛网。

时间也在单行道上骑行。


回到出成绩的当日。

陈欣一觉睡到中午。吃完午饭,又回去继续睡。其实她也睡不着了,只是闭着眼躺在床上,像是在修炼定力。

“有同学找你。”妈妈在楼下喊道。

陈欣眼皮跳了一下。身体却纹丝不动。

她听到了楼梯间有脚步声。慢慢的,越来越近。最终停了下来。她知道黎子已经站在了房门口。

“怎么?这次换你来了?”黎子吐槽她趴在床上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成绩……,比那还恐怖。”陈欣长吁出一口气。

“你看到了吗?”

“嗯,去看过了。”

“你满意……吗?”陈欣小心翼翼地问。

“正常发挥,很满意。”

“我的成绩也看见了?”

“看见了。”

“……好恐怖……先等我做好心理准备。”陈欣开始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她起身坐起来,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家的天花板。

“先声明,我可不会告诉你你的成绩,也不会透露一点好与坏的信号。”黎子走到床前,俯下身,左手扶住床垫,用右手轻轻弹了一下陈欣的额头。

“我来是陪你一起去的。你不亲自去看就没有意义了。”

“别啊!”陈欣重新倒下,埋在枕头里。她幽幽地说道,“我不想和黎子不在同个高中……”

“现在通讯技术那么发达,手机可以缩短距离的。”

陈欣抬起眼睛,偷偷地看了黎子一眼,观测黎子的反应。“我们以后只能这样交流吗?”

“……”黎子摇摇头,“我说过不会告诉你的,自己去看。”

“好吧。”陈欣深吸一口气,调整好情绪,从床上下来。

黎子坐在书桌边,无聊地晃着椅子。知道成绩的她可以说是有恃无恐,现在归于浪后的平静。

陈欣还穿着睡衣。她找到便衣,旁若无人地脱掉身上的睡衣,露出浅蓝色的内衣以及大部分的肌肤,又迅速套上便衣。

黎子转过头,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但她不再那么平静。这家伙也太没防备了,黎子怪责道。

几番周折后,陈欣总算肯出门了。因为陈欣说她现在的精神状况很危险,不能骑车,所以两人慢慢地走到学校。由黎子边催边拖着她。

到校门口,陈欣也不再闹了,但仍旧无法镇定下来。

黎子牵上陈欣的手,陈欣有些惊讶,黎子笑着说,“交换了!这次到我来陪你。”

如果今天黎子没有来,陈欣恐怕要在家自闭一天,独自向坏方向思考、展开。

黎子的手温令人舒适。两份温度相互糅合,手心渗出汗液,像凝固胶一样粘住陈欣方才一直在颤抖的手。

“走吧。”陈欣说道,现在她感觉好多了。

毕竟是人生第一次的大考成绩。沿路遇到也准备去看成绩的学生,看起来没有一个不紧张的。陈欣感觉有些好笑。那张破纸凭什么有如此大的魔力?

陈欣突然想到身边已经看过成绩的黎子。上午的她肯定也经历了自己现在的感受。

“谢谢你现在陪着我……还有,对不起……我上午没有勇气……”

“嘘!”黎子打住她。“我可不那样想。我也不讨厌现在能给让你依靠的状态。”

是你温柔过头了,请偶尔向我撒一下娇吧。黎子剩下的,没能说出口的话。


陈欣喜欢在闲着无事的时候看电视,看电视是她打发时间的第一选择。即使有了手机后,她还是喜欢看电视。

不是喜欢电视上某个节目,当然也不可能是喜欢广告。

电视里的井然有序的循环让她感到安心。无论是好看的节目,还是烦人的广告,都是安排好的。每天的内容不一样,有时无聊,有时有趣。但更重要的是这个系统不会结束。不必担心它从日常中消失。

一支永远上演,不会谢幕的舞台。

人生却是讨厌的巡回舞台。谢下一幕,迎上未知的另一幕。还有更无赖的,会冲淡记忆的时间。一幕结束,即便光辉曾无比闪耀,令人陶醉。也不可避免黯淡,支离破碎。

根据陈欣对自己的了解,她从来不觉得有希望考上县高。事实是摆在那的。只是不想自己太难看,而且谁不会在心里祈祷奇迹发生呢?

不难看,陈欣是做到了。努力加上点幸运,换得刚好挤入前十的成绩。

“很不错吧!”

黎子伸出手,轻轻抹掉陈欣眼角的泪滴。

“嗯……”

这是陈欣从来未达到过的高度。但陈欣脑袋一直在回转一件事,怎么甩也甩掉的想法,如同鲜红的横幅拉在醒目处,时不时刺入陈欣的眼睛。

——县高对当地初中的招生人数从来没有超过个位数。而且近几年来的人数越来越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查 重庆时时彩走势分 pc蛋蛋幸运28开奖结果 pc蛋蛋助赢软件 重庆时时彩qq群 重庆时时彩走势分布图
北京赛车计划下载 北京赛车pk10官网最快 北京快乐8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免费冠军计划 重庆时时彩手机版投注 北京快乐8每天开多少期
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站 重庆时时彩杀号专家 重庆时时彩群 北京快乐8开奖 重庆时时彩计划 重庆时时彩稳赚方案
北京快乐8在线开奖 福彩北京赛车官网 pc蛋蛋开奖真实吗 重庆时时彩杀号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标记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加盟放心早点 传统早餐店加盟 早餐 早餐豆腐脑加盟 早点加盟店10大品牌
春光早餐加盟 早点来加盟 早点招聘 早餐连锁 加盟 安徽早餐加盟
加盟特色早点 早点快餐店加盟 早餐培训加盟 北京早点摊加盟 江西早点加盟
早餐粥车 特色早点小吃加盟 黑龙江早餐加盟 品牌早餐店加盟 早餐加盟哪个好
北京赛车公式 时时彩平台对刷技巧 平特一肖中公开特马 山西快乐十分现场 北京赛车平台
幸运赛车开户 11选5每天赚200元不难 安徽快3遗漏 奋斗不止一波中特 印度朗洞事件结果
11选5任二最牛公式 重庆老时时彩彩开奖360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摇奖机 十二生肖中特
河南快赢481软件下载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 贵州快三派奖 六和曾道人玄机 北京十一选五预测